【风流邪医】(第六集)(06)作者:孙小笔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16871


  第06集06章:暴力美熟妇

  沈凡的心裏有点苦笑,他没想到,燕倾城会对自己暗示的这么明显。

  如果自己假装不知的话,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。

  看着年轻男子走过来,沈凡也斜眼打量了这个年轻男子,他穿着一身灰色西装,那身西装显然不是普通货色,皮鞋擦得光亮,油光满面的,那张脸看起来也有几分的帅气。

  年轻男子有着一种富贵人家公子的气质,这是与生俱来的,他满脸的笑容,在看到燕倾城的时候,春光满面的样子,非常的高兴。

  「倾城,你来了。」

  年轻男子非常高兴的说道。

  「嗯。」

  但燕倾城只是嗯了一声,对他的热情回应不冷不热。

  而年轻男子显然也不生气,说道:「倾城,我可等你好久了,想不到你终于来了。对了,我可以邀请你去散散步吗?」

  年轻男子完全将沈凡给忽略了,或者是当沈凡不存在,直接就向燕倾城提出了邀请。

  沈凡有点无语了,自己这么一个大活人,难道你看不到?而燕倾城的回答也果然如她的表现一样,她斜睨年轻男子一眼,冷淡的说道:「不了,顾公子,难道你没看到我旁边还有位男士吗。」

  燕倾城的回答显得很自然,而一旁的沈凡听了她的这话,却是突然一愣。
  呃,燕倾城这明显是在把火往他的身上引啊。

  果然,下一刻,沈凡就感觉到了两道冰冷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,年轻男子目光冷淡的看着沈凡,像是在打量他,脸上的笑容都有几分僵硬。

  过了一会儿,就见他的脸上又浮现笑容,然后向着沈凡伸出手来,笑着说道:「你好,我叫顾庆超,不知道你是……」

  「沈凡。」

  沈凡笑着说道,然后也伸出手去。

 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,顾庆超则是冷冷的看着沈凡,似乎是想要将沈凡看透。
  而沈凡则是没有丝毫的在意,脸上的笑容极为的淡然,对顾庆超这冰冷的眼神彷彿是很不在意。

  的确,以现在的沈凡来说,要说比家室,恐怕在场的还没几个人能比得过他。
  因为,他的母亲是……宋宓!「沈凡?没听说过。」

  顾庆超在富家公子圈裏是一个人物,但沈凡的这个名字他没听说过,立时放下心来。

  沈凡这人他的确没有听说过,那想来是没有什么身份了,这让极力喜欢和追求燕倾城的顾庆超心中很是高兴,以沈凡不出名的身份,燕倾城没可能会喜欢他,所以,顾庆超看着沈凡的眼神很快就变成了不屑。

  敢跟我顾庆超抢女人,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!顾庆超的眼中闪过一抹阴霾冷厉!对于顾庆超的不屑,沈凡只是莞尔一笑,道:「顾公子没听说过很正常,我本身就不是名人。不过我倒是听说过顾公子的名字,如雷贯耳。」

  「哦?」

  顾庆超眉头一挑。

  「传闻顾公子极为的风流,日日笙歌,今日一见顾公子果然是人模人样,让我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,顾公子,受教了。」

  沈凡笑着说道。

  顾庆超一听沈凡这带刺的话儿,嘴角微不经意的抽动了一下。

  「沈凡?我……会记住你的。」

  顾庆超的语气转为森然,说道。

  沈凡挑了挑眉,道:「顾公子,你这是在威胁我么?」

  顾庆超道:「威胁不威胁,你应该听的出来,有时候在遇到你不认识的人,最好是先要知道对方的身份,不然有可能会死的很惨。」

  沈凡道:「看来顾公子这果然是在威胁我了,不过,顾公子,你请放心,我一定会让你死的比我更惨。」

  「咱们走着瞧。」

  顾庆超向沈凡丢下了一句狠话。

  他本想是约燕倾城去散步,然后好有进一步的发展,但没想到都被沈凡给破坏了,这让顾庆超很是恼火。

  而再看一旁的燕倾城,绝美的面容上似乎是有似笑非笑的神情,这让顾庆超感到颜面大损,无法再继续下去,只能对沈凡丢下这么一句狠话。

  而沈凡则是微笑着回答:「嗯,咱们走着瞧。」

  沈凡是个油盐不进的人,顾庆超发现无论怎样都无法挑起沈凡生气,所以,他最终狠狠的盯了沈凡一眼,旋即转身离去。

  「你很不错。」

  燕倾城斜瞄了沈凡一眼,道。

  「嗯,嗯?什么很不错?」

  「我本以为你会生气,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能忍,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。」
  燕倾城笑着道。

  她笑起来的时候粉嫩的玉颊有两个梨花酒窝,浅浅的,稍显一丝可爱与调皮。
  沈凡笑了笑,道:「没什么,不过是狗要咬我一口,我总不能反咬回去吧。
  再说了,你的这位追求者也不见得是什么厉害角色,我没必要跟他争得脸红脖子粗的。至于你说的动手,我有自己的原则。如果有人敢指着我的鼻子骂我,我保证会让他的手指断掉。不过这家伙很幸运。「

  「怎么说?」

  「幸好他刚才没有指着我的鼻子,如果是那样的话,我保证他的手指会断掉。」
  沈凡从西装口袋裏摸出了一包香烟,掏出了一根,给自己点上。

  燕倾城绝美脸颊上的笑容微微呆滞了一下,随即点点头,道:「嗯,他的确很幸运。」………………豪华的巨大别墅内,大厅之中的装饰与装潢极为的奢华,走进去的一刻,让沈凡有了第一次与苏紫菡参加自己宋宓举办的那个宴会的感觉。
  在大厅之中的大多都是名流人士,有些人让沈凡偶尔能记得,上次就是去参加过他母亲宋宓举办的宴会。

  不过,沈凡没有主动上去搭讪,这些人也都没有注意到沈凡,所以没人把沈凡认出来。

  沈凡跟着燕倾城进到了大厅之中,从走过来的男侍者端着的托盘上取下了两杯红酒,将一只高脚红酒杯举到燕倾城的面前,燕倾城用葱白而又纤细的玉指夹着酒杯,放到娇豔薄嫩的唇边轻轻抿了一口。

  沈凡倒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,直接喝了一口,然后说道:「嗯,这红酒不错,就像是燕小姐的红唇一样,如果能抿一口的话,想必感觉会非常的不错。」
  燕倾城秀眉一挑,嫣然笑道:「你这是在恭维我,还是想要真的如此?」
  沈凡道:「如果燕小姐能接纳我的话,想必我一定会品嚐一下燕小姐的烈焰红唇。」

  「你的胆子倒是挺大的,不过……我并不生气。」

  燕倾城淡淡笑道。

  「燕小姐说的这可是实话?」

  沈凡问道。

  「当然,我又不是那么小气的女人,况且……」

  燕倾城突然媚然一笑,笑姿之中充满了魅惑诱人的风情:「我还没有男朋友了,如果你想要试一试的话,我可以给你机会。」

  「好啊,燕小姐,这可是你说的,不能反悔啊。」沈凡道。「当然不会反悔,你也不用一直叫我燕小姐,这样听起来我们的关係很生分。反正你我都已经是合作的关係了,以后必定是要经曆诸多事情,不如你就叫我倾城吧,这样听起来倒是不错。」

  燕倾城笑着说道。

  这倒是让沈凡一愣。

  燕倾城这是在向自己暗示,两人的关係可以进一步的发展?沈凡胡思乱想起来。

  正当沈凡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,忽然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:「倾城,好久不见了,最近还好吗?」

  「古叔。」

  燕倾城看到中年男子,立时笑道,看来两人的关係不错。

  沈凡看出了燕倾城要和这位称呼为古叔的人聊上一会儿,所以他并没有停留下来,给燕倾城打了一个眼神,然后悄然无息的离开了。

  沈凡一人拿着一只高脚酒杯,在人群裏慢慢的晃蕩起来,看着那些达官贵人,沈凡都是脸上带着很温和的笑容。

  只是,当沈凡偶然走到一角的时候,他忽然注意到了一个青年,本来是带着温和笑容的脸庞,陡然凝固起来。

  那个青年显得有点鬼鬼祟祟,虽然他表面上是很悠閑的样子,可却很明显是在掩饰什么。

  他穿着一件西装,目光却显得极为的淩厉,一只手始终插在裤包裏,那个裤包裏鼓囊囊的,明显是藏着什么东西。

  不仅如此,沈凡眼睛很尖,还看到了那个青年的耳朵上戴着一个无线耳麦,并且在不时的说着什么。

  沈凡心裏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,下一刻,那个青年忽然离开了,向着人群中走去。

  沈凡立刻装作很无意的跟了上去,他本能的觉得这个青年可能有些危险。
  青年是向着大厅外走去的,他到了别墅外之后,立刻就要别墅的大院外走去。
  但他显然是有点顾忌这裏的保安和保镖,在看到了一个黑衣保镖走过来的时候,他立刻就故作平常的饶了一点路。

  随即,青年很快就走到了门口,但就在他想要出去院子铁门的时候,一辆轿车却是从远处行驶而来,恰好就挡在了他的前面。

  这是一辆黑色的轿车,拦在了青年的面前,让青年有些意外,下一刻,就见车门忽然打开,从裏面走出了一个女人来,让这个青年的脸上顿时大变。

  车门缓缓打开,一只黑色的鱼嘴高跟鞋轻轻放在地板上,而后,一条滚圆丰满的玉腿弯曲成九十度,光滑白洁,毫无一点瑕疵,让人初见一眼,顿时就被吸引了过去,就连那个青年也是愣了。

  而后,就见一个穿着黑色貂皮大衣的美熟妇从车上走了下来。

  她有着乌黑光泽的长髮,被一根玉簪盘成贵妇盘发,刘海斜斜的遮住了微微鼓起的白润额头,弯眉似月,风情俏丽,略施粉黛的玉颊无一点瑕疵,白嫩如雪,美眸泛着明亮的光泽,细微的睫毛微微眨动,有着淡然的灵气,可这双美眸之中此时却有着一股冰冷。

  挺翘的玉鼻,显然如火的朱唇有着成熟女性该有的娇豔,足可称作烈焰红唇。
  修长白皙的玉颈如天鹅般优雅,胸口处的锁骨极为的精緻与美感,她的外面穿着一件黑色的貂皮大衣,柔软的香肩都被黑色浓密的绒毛遮住,但紧贴着她玉体的内裏却是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晚礼服。

  一双雪峰玲珑如玉的娇挺,犹如高耸连绵的峰峦,一条深邃的乳沟诱人无比,两只雪白的肉团隐隐的初见轮廓,让人口干舌燥。

  她丰满浑圆的美臀被大衣遮盖住,大衣的衣角落到她的玉腿膝盖处才停下,但那一双粉嫩洁白的小腿却是没有丝毫的让人忘却,犹如雪藕一般的白嫩,丰直笔挺。

  这完全就是一个极为高贵冷豔的成熟美人,当她出现在场的时候,不止是沈凡的呼吸为之一滞,在场所有人的呼吸都凝重起来,那个青年更是如此,看到这个美熟妇的时候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。

  只是,在下一刻的时候,这个美熟妇却是突然抬起玉手,当一个黑幽幽的枪口对着他脑门的时候,他才如被浇了一盆凉水一样,浑身打了个激灵。

  这绝对是能让人眼珠子掉下的一幕。

  忽然之间,几乎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,居然没人发出惊叫声,反而是震惊的都说不出话来。

  也不知他们是被吓到了还是害怕了,都是怔怔的看着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只黑色的手枪上。

  枪!居然是枪!华夏可不像是美国,只要办理了持枪证就能持枪,这裏是华夏,除了那些位高权重的人,谁会私有枪支?而且拿着这枪的人,完全是在大庭广众的场合裏拿出一把手枪来,这就足以证明,她丝毫不惧带来的后果。

  私自携带枪支,而且能在大庭广众的注视之下拿出枪来,指着一个人的脑袋,这在普通人的心裏完全是无法想像的。

  就算在场的有些人是富贵人家,在江城市也有一定的地位,可要让他们随随便便拿出一支枪来对着别人的脑袋,他们如果没有发疯,那便是绝对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  呆了!所有人都呆住了。

  其实,这还不是让他们最为震惊的地方,要说最让他们震惊的,而是这个持枪的人!持枪的是从车上下来的绝豔熟妇,她的那只玉手素白,毫无一点瑕疵,纯净如雪,白的让人觉得惊心动魄。

  五指葱白的就跟断玉一般,晶莹剔透,指甲上涂抹的指甲油鲜豔而又亮丽,单单就这一只素手,几乎是美丽的过分。

  而此时的她,完全没有一个女人该有的柔弱与温柔,从她抬枪用黑幽幽的枪口正对着青年脑门的时候,展现出来的则是雷厉风行,让人无法将她联想到柔弱和温柔这个词上。

  沈凡在大厅门口看着这一幕,先是呆愣了一下,随即目光落到这个绝豔熟妇的身上。

  他也和所有人一样,立刻就看了出来,这个美豔动人的美熟妇身份不一般,而且还是非一般的不一般。

  「你想走?」

  绝豔熟妇轻启豔红的朱唇,那烈焰红唇张合之间都有着一股迷人的风味以及风情,让人非常的想要吻上一口。

  「你……你想干什么。」

  青年非常的慌张。

  「不想干什么,只不过不允许你在我哥的地盘上闹事。」

  绝豔熟妇冷冷的说道,声音平静而又充满威严。

  「你是……」

  青年陡然间想到了什么一般,脸色瞬间变得煞白。

  绝豔熟妇绣眉一挑,道:「看来你应该猜出了我是谁,想在我哥的地盘上闹事,还真没几个。你一个小虾米想来也闹不出什么动静来,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我还是要让你在地牢裏待上一会儿。」

  说完,绝豔熟妇淡淡的说道:「来人,把他带下去。」

  绝豔熟妇雍容华贵,高贵而又充满了威严,她的言行之间都有着非同寻常的魅力,气质优雅而又豔丽。

  有人不禁猜想了起来,她到底是什么身份,这裏是她哥的地盘?她哥是谁?
  她又是谁?所有人都思考了起来,却没人能猜想出她的身份。

  沈凡也猜想起她的身份,但很明显,他也猜想不出来。

  只是,看着这位绝豔熟妇的时候,沈凡却总觉得她有那么一点的眼熟,似是认识,又不曾相识,可他就是想不起来。

  不过,这倒是不打扰他对绝豔熟妇的兴趣,尤其是她用玉手拿枪而又冷厉的冷豔魅力,让沈凡从心中对其有一种兴趣以及想要探究的好奇心。

  青年被人带了下去,所有人都在观望,绝豔熟妇则是举目四望,那眼眸中有莹莹的水波在流转蜿蜒,彷彿能看清一切,让人不敢与她的目光对视。

  她沉吟了一会儿,看了一眼众人,然后才说道:「想来各位也在好奇我是谁,今晚来参加我哥的宴会的人想必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。
  我叫庄淑婧,很高兴各位来参加我大哥举办的晚会,在这裏我先向大家说声感谢。「

  她言语得体,即使是高贵在上,她也没有一星半点的瞧不起人,但话语之中却是偏生的带着与生俱来的威严,所以让人很难生出想与之靠近的想法。

  如她这般的高贵冷豔,即使是有人对她的美豔有所垂涎,却也没人不识趣的上去陪笑脸。

  顿了顿,她又道:「好了,还请各位今晚玩得开心,这裏我就不招呼各位了。」
  说完,她微微一笑,吹弹可破的玉颊笑起来像是狐媚子一样,勾魂夺魄。
  沈凡一时看的也有点呆了,而庄淑婧则是又重新坐回到了车裏,黑色轿车开进了别墅的大院子内,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。

  沈凡也是有些迷离的看着那辆黑色轿车消失在视线之中,然后才回过神来,反正那个青年都已经被解决了,也不关他什么事,他也无需去关心那么多。
  只是,就在他即将要转身回去的时候,却猛然看见,在人群之中,却是有一个中年男子的举止有些鬼鬼祟祟的,就和先前的那个青年一样,他神色略显一丝慌张,倒也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。

  可沈凡唯独注意到他四下观望,然后又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沈凡觉得很是奇怪,目光落到中年男子的身上,过了一会儿,中年男子忽然离开了人群,向着别墅的后花园走去。

  没有人注意到中年男子,他离开的时候悄然无息,很是低调,只有沈凡一人注意到了这一点。

  沈凡心下觉得奇怪,立刻就跟了过去。

  在转过一个角落的时候,沈凡立刻止住脚步,找到一个地方掩藏自己。
  因为,他看到那个中年男子刚好制伏了一个保安,使其陷入了昏迷,而后,中年男子将那个保安直接扔到了花丛之中,看来那个保安室很难醒过来了。
  沈凡并没有出手,他注意到中年男子顺着一条羊肠小道走去,在后面是一片幽静的树林,而在那片树林之后,又有一座豪华的建筑物挺立在那裏,灯火辉煌,可看样子,那座别墅明显是閑人止步的地方。

  沈凡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,他身轻如燕,并没有弄出一点声响,跟着中年男子进入了那片幽静的树林。

  当到了树林的尽头之后,就是一堵围墙,铁门紧缩,但并没有难倒中年男子。
  只见中年男子直接就跳到了围墙之上,身手非常的不错,然后就跃到了围墙的后面。

  到了此时,沈凡愈发的肯定这个中年男子有问题了,反正都跟到了这裏,沈凡自然是不会再退回去。

  他将手裏的那杯红酒一饮而尽,将酒杯随意的扔到了一边,而后沈凡也跃过了围墙,来到了围墙内。

  刚刚跳了下来,就有一个女僕从远处走了过来,沈凡赶紧找了一个地方隐匿起来,那个女僕并没有发现沈凡。

  在女僕走过之后,沈凡打开了一扇窗户,很轻盈的从这扇窗户跳了进去。
  沈凡跳到了一个空房间裏,然后沈凡将门打开了一丝密缝,立时一束灯光照了进来。

  而沈凡则是看到了那个中年男子,正鬼鬼祟祟的向楼上摸去,转眼间就消失了。

  沈凡从屋内走出,客厅裏空无一人,沈凡小心翼翼的上了旋转楼梯,用丝毫不亚于那个中年男子的速度与轻盈上了楼。

  最后,沈凡看到了那个中年男子到了一个房门前,掏出了一把小型精緻的自动式手枪,敲了敲门。

  沈凡知道,这个中年男子是想要动手了。

  中年男子的确是要动手了,先前的那个青年不过他放出来的烟雾弹而已,他真正的目标,其实是这个房间裏的人。

  他敲了敲房门,房门后没有传来什么动静,于是,中年男子的手扶上了门把手,準备开门。

  只不过,就在他正準备开门的时候,他耳朵一动,猛然注意到身后好像站着一个……人?中年男子的本能非常强,当他发觉身后有一人的时候,立刻就是转身,并且向着身后开枪。

  「砰!」

  小巧精緻的自动式手枪的枪口是经过消音处理的,所以枪声并不是太响。
  在中年男子转过身来的时候,站在他身后的沈凡也早就有所準备。

  他很直接的抬起一脚,直接就踹在了这人的小腹上,中年男子后背一弓,就撞到了门上,这扇门立马被他给撞开了。

  也正因为如此,中年男子开枪的準确度也没有打到沈凡的身上,反而打到了一边的墙上。

  砰!房门被中年男子撞开,他直接背趟在地上,但他的反应并不慢,就在沈凡要冲进去的时候,中年男子就对着门口连着开了好几枪,以至于沈凡只能靠在了门边,以此躲过男子的枪击。

  过了十几秒,枪声戛然而止,正当沈凡再準备冲进去的时候,就听到裏面传来了那个中年男子的声音:「外面的人听着,如果你再敢轻举妄动,我就一枪崩了这个老东西!」

  沈凡一愣,随即就说道:「如果你敢开枪,我会让你走不出这裏. 」
  中年男子冷冷道:「你以为我会怕?我是杀手,杀了人要想逃走很容易。」
  沈凡嘿嘿一笑,冷声道:「那你不如试一试,反正我和你口中的那个老东西不认识,你杀了他就杀了他呗,与我无关,反正我是盯上你了!」………………
  在一间监控室裏.

  当一个监控员看到一个电视裏所发生的事情的时候,他的脸色陡然煞白!随即,他立刻冲出了监控室,拉住一个人,慌忙的说道:「快去告诉二小姐,老爷……老爷有危险!」

  那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听到老爷二字,立刻就飞一般的去找所谓的二小姐了。

  而那位所谓的二小姐,此时正準备沐浴。

  她换上了一件纯白色的蕾丝睡衣,玉体曼妙,薄如蝉翼的睡衣根本遮掩不住她欲隐欲现的无限春光。

  饱满高耸的豪乳,性感而又纤细的小蛮腰,还有那浑圆丰腴的翘臀,以及滚圆丰满的长腿,在这件蕾丝睡衣之中,显得若隐若现,诱人无比。

  她、即是庄淑婧。

  正当她要沐浴的时候,外面有人敲响了房门,并且告诉了一个让她随即动容并且愤怒的消息!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庄淑婧直接就穿着这件薄如蝉翼的睡衣,再带上了那把精緻的黑色手枪,冲出了卧室。

  「外面的那人听着,如果不想庄老爷子死,最好乖乖听我的话,否则的话……」

  卧室裏传出中年男子的声音,平淡冷静,却是带着肃杀的威胁之意。

  在门外墙边的沈凡听了,却是一笑,眉头一挑,道:「否则的话会怎么样呢?你以为你能逃走?这裏可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,你以为你很容易就跑得出去?」
  「哼。」

 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,道:「今晚我来找庄老爷子,除了杀他之外,还要保证自己的性命,我很有自信。」

  沈凡淡然一笑,道:「你很有自信?我很佩服你,不过我也很有自信能在你杀庄老爷子之前杀了你。」

  「哈哈哈哈~~~」

  卧室裏面的中年男子一听,彷彿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,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裏面有着很浓重嘲笑的意味。

  「哈哈哈哈,你以为你是谁?这可不是拍电影,只要我心思一动,扳机一动,子弹立刻就会打穿庄老爷子的脑袋,年轻人,你可要想清楚了。」

  中年男子冷冷的说道。

  「……好吧,你赢了。」

  沈凡虽然是说的强硬,但他还是怕中年男子动手杀了庄老爷子,自己可担不起这责任。

  「哼,知道认输了?」

  「好,我认输了。」

  沈凡很干脆的回答。

  「那好,现在乖乖听我的话,站到门口。」

  中年男子冷声说道。

  卧槽,这是把小爷当软柿子了,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了。

  沈凡撇撇嘴,但还是很『听话』的走到了卧室门口,当中年男子看到沈凡出现在卧室门口的时候,他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。

  中年男子本以为沈凡是说什么也不敢出来的,毕竟是人都怕吃枪子儿,可沈凡的行动却是出乎他的意料,沈凡大咧咧的站在了门口,就那样出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  此时两人的距离只有几米远而已,中年男子几乎不用瞄準,就能让沈凡吃枪子儿。

  沈凡是血肉之躯,再怎么挨了子弹不是重伤就是死,反正他只有这两样的结果。

  可偏偏让中年男子没想到的是,沈凡居然站出来了!中年男子的眼中浮现出一丝讶然之色,不过,当他看到沈凡那满脸笑容的时候,心裏猛然一跳。

  沈凡虽然站在了卧室门口,却是微微瞇着眼,满脸的笑容,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笑起来的样子极为的温和。

  中年男子虽然是杀手,可沈凡此时却是这样的表情,不得不让中年男子心裏产生极大的疑惑。

  「看你的样子,好像很惊讶。」

  沈凡笑瞇瞇的说道。

  中年男子一愣,随即道:「当然惊讶,没想到你还真敢站出来,这下就算你再怎么躲,也是要挨枪子儿的。」

  中年男子的嘴角弯起一丝冷酷而又残忍的笑容。

  沈凡则是耸耸肩,道:「看来你对你的枪法很自信嘛。」

  中年男子的目光微微瞇了起来,道:「我是杀手,对自己的枪法当然很自信。」
  沈凡却是没有再去看他,而是看向了一个老人,坐在轮椅上,微微侧着头,戴着一副老花镜,也不知是睡熟了还是被吓昏过去了。

  从中年男子对这个老人的称呼中,沈凡知道,这个老人的身份非一般的简单。
  庄老爷子?想来应该是那位成熟美妇庄淑婧的父亲,以此推断,想来也应该是那位从京城来的那位大爷的父亲。

  如此来看,这位庄老爷子的身份怎么可能简单?「哈哈,我喜欢对自己有自信的人,不过对于一个死人,我想还是让他尽早去死好了。」

  沉默了片刻,沈凡这样说道。

  中年男子的瞳孔猛然收缩,随即放大……沈凡的目光瞬间变得冰冷,极为冷漠的说道:「我想你在开枪之前,我想我应该能让你倒在地上。」

  他说这话的声音有些低沉,以至于让中年男子听了之后,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。

  随即,就见沈凡一只放在口袋裏的手忽然拿了出来。

  秒指生花!沈凡从口袋裏拿出来的那只手中指弯曲,被大拇指扣着,而后,就像是弹弹珠那样,沈凡屈指一弹,彷彿是有什么东西被他弹了出去!他弹出去的东西如果不是隔得很近,一般很难看清,只有沈凡心裏自己知道,他弹出去的是一根很细微的银针!那是用来扎穴的银针,现在,却被他这样弹了出去,直指中年男子!中年男子也注意到了沈凡的动作,他并没有看清楚沈凡弹向他的是什么,但他的心中却生出一种极为不详的预感,那是杀手的本能,他抬枪,然后朝着沈凡开了一枪!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,沈凡向着侧旁跳了过去。

  只是,躲到了一旁的沈凡,当他看到自己右下腹的一点血迹,还有开始涨起的疼痛感的时候,沈凡苦笑了起来。

  「妈的,没想到还是中枪了,看来小爷再快也快不过子弹啊。」

  沈凡苦笑着自言自语了一句。

  不过,沈凡却并没有担心。

  因为,就在此刻的卧室裏,那个中年男子已经如一个大沙包一样,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  原因很简单,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,可在他的脖子上,却插着一根细细的银针,只进去了半分,足以使中年男子瞬间陷入昏迷而不使他死亡,沈凡相信,庄家一定对这个杀手很有兴趣。

  在沈凡的有下腹,鲜血越来越多,已经从衣服裏面渗了出来,沈凡苦笑了一下,嘶的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,然后起身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庄老爷子的卧室裏.
  看到庄老爷子还在熟睡的样子,沈凡不禁低声骂了一句:「草,老子在拼命,你这老头却是睡得安稳,真是天理不公。」

  埋汰了一句,沈凡就在庄老爷子的卧室裏翻找了一下,然后背对着庄老爷子,开始脱去自己的衣服。

  他在庄老爷子的卧室裏找到了一卷绷带,没办法,只能先缠上一圈绷带再说。
  由于沈凡今晚是来参加晚会,那裏会想着有什么危险,所以并没有带药,只能到时候去医院将子弹取出来。

  在缠绕绷带的时候,沈凡虽然面色坚毅,可还是忍不住的倒抽几口凉气,自己这可是第一次中弹啊,这滋味可真特么的不好受。

  沈凡的额头上都渗出了如雨点一样的汗水,他的牙齿都有点咯咯作响,毕竟中弹的滋味可并不好受。

  「奶奶的,下次小爷死也不当什么正义人士了。」

  在给自己包扎的时候,沈凡又这么低声咕哝了一句。

  只是,正在沈凡低声咕哝了这么一句之后,他耳朵一动,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点极为轻微的脚步声。

  虽然很小心翼翼的,但沈凡还是听了出来。

  不会吧?难道还有一个?沈凡虽然自大能对付一个,可他现在可是受了枪伤,难道还能对付第二个不成?几乎是本能的,沈凡立刻倒转身子!但一阵轻轻的香风很快飘进了他的鼻子裏,让他下意识的嗅了嗅,而后,在他眼前出现的就是一只曼妙纤细的小细腰,盈盈一握,如小水蛇一般的柔滑,薄如蝉翼的丝质睡衣,令沈凡竟能隐隐的看到其中的春光。

  嗯?沈凡的眼珠子登时瞪大了起来,随即目光向上移去,随即两只被丝质睡衣包裹的傲人山峰的轮廓就落入到他的眼中。

  滚圆耸立的傲人雪峰豪硕无比,从下往上看去,别有一番风味。

  我去,一个女杀手,而且还是一个穿着丝质睡衣的女杀手!沈凡的心裏嚎叫起来。

  下一刻,一个黑幽幽的枪口却是碰上了他的脑门。

  「说,你是谁,谁派你来的,如果不说的话,信不信我一枪打爆你的脑袋。」
  动听悦耳的声音响起,听到这个声音的沈凡,立刻就知道了这个用枪口指着自己的是谁了。

  随即,沈凡苦笑了起来,道:「我说……庄小姐,如果你这么对待你父亲的救命恩人的话,我想我会生气的。」

  用枪口指着沈凡脑门的庄淑婧,立时就是一愣。

  庄淑婧本来是绝美的面容挂着一层严寒的冰霜,她怎么也想不到,居然会有人闯入到他父亲的卧室裏,显然是对他的父亲图谋不轨。

  于是,本来脾气就有点火爆并且冰冷的庄淑婧,立刻就带上了他那把精緻的黑枪赶了过来。

  在他来到卧室之后,看到门口开着,心就沉了下去,再看到庄老爷子睡着,只当庄老爷子遭到了不测,顿时心裏就生出了怒火。

  而再看卧室裏有一个大活人正哧溜着上身,背对着她在做着什么,庄淑婧自然就把沈凡当成了最为可以的人!于是,庄淑婧二话没说,自然就找上了沈凡这个冤大头。

  但在听了沈凡的这句话后,她心下就有点惊疑不定起来,沉默了半晌,她的美眸中有奇异複杂的神色,淡淡的说道: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」

  「还能是怎么回事,我救了你父亲一命诶,你就算想要报答我,也不要用枪口指着我脑门来报答我吧。」

  沈凡光溜着精壮的上身,露出一口白牙,笑道。

  ——沈凡的脸上带着很温和的笑容,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快瞇成一条细缝了。

  而他就这样看着庄淑婧,略带着轻浮,让庄淑婧感到有些尴尬和惊讶。
  庄淑婧身居高位这么多年,她还从未想到过,居然有人敢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。

  而沈凡那说话笑起来的样子,还有那像是审视一样的目光,都让庄淑婧感到浑身的不自在。

  只穿了一件薄如蝉翼而又显得有些透明的丝质睡衣的庄淑婧,美豔绝伦,胸口的高耸的峰峦上下起伏,平静了一会儿她才终于说道:「照你这么说,你不是想对我父亲不利了,而是救了我父亲一命?」

  沈凡微微一笑,打了一个响指,道:「孺子可教。」

  终于,一脸严肃冰寒的庄淑婧,冰洁的玉颊上浮现出一丝犹若荷花绽开的笑容,道:「那你总该要拿出证据来吧,没有证据,你让我怎么相信你?」

  沈凡嘿嘿一笑,道:「这还用证据,你看地上躺着的那人就知道了。」
  经由沈凡这么一说,庄淑婧目光一扫,才终于看到庄老爷子身后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子,眼睛闭得死死地,毫无知觉,就像是没了生命气息一样。

  「怎么回事?」

  庄淑婧美眸中有两道淩厉的目光,问道。

  「还能怎么回事,这个当然就是对你父亲不利的人了。不过,我已经让他暂时先昏睡过去了,没有杀他,接下来你只要让人把他的嘴巴撬开,就能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了。」

  沈凡微微笑着,很是温和的模样,道:「不过,在这之前,你能不能先把这东西拿开呢,要是一不小心走火的话,那可就真了不得了。」

  沈凡的脑袋又不是什么钢盔,别说是钢盔不能承受子弹,他的脑袋可也承受不了子弹,这下只要庄淑婧真不小心,他就真的可能小命没了。

  沈凡也怕子弹啊。

  「哼,我暂且相信你说的。」

  庄淑婧很冷静的思考了一会儿,然后这样说道。

  「嗯。」

  沈凡点点头,便不再言语。

  不是他不想跟庄淑婧多说几句话,能和这样的成熟美妇多交谈几句,那也是一种享受,可沈凡毕竟是受了伤,右下腹还有一颗子弹在肉裏呢,他此刻可谓是痛并快乐着。

  「你受伤了?」

  忽然,庄淑婧这样说道,她的声音不再冰冷,虽然冷漠,却是有着一丝温柔。
  「呃……只要眼睛没瞎的人,都能看得出来。」

  沈凡淡淡道。

  「你……」

  庄淑婧立时就想要斥责沈凡,但她还是尽量压制了下来,想到这个年轻人真有可能是自己父亲的救命恩人,她还是尽量的保持礼貌。

  但出于她本身有点暴躁的脾气,成熟美妇庄淑婧对沈凡有些恼怒。

  这个家伙,真以为救了自己的父亲,就以为很了不起吗?庄淑婧心裏愤愤的想到,但她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。

  而后,庄淑婧掏出手机,很快就来了一些人,都是这裏的保镖,他们做事很沉稳,在庄淑婧的吩咐下,这些人办事利落,将中年男子带了下去。

  至于中年男子在被带下去之后的命运如何,这个就不是沈凡就能知道的了,但不好过是肯定的。

  沈凡的右下腹已经缠绕了几圈的绷带,他精壮的上身肌肉虬结,虽然他外表看起来有些嬴弱,但实际上他从小锻炼,一身肌肤都有些泛着麦芽色,极富光泽,有着很男人的阳刚气息。

  而不说话的庄淑婧,此时冷静了下来,恰好就瞧见了沈凡那赤裸精壮的上身,不知怎的,俏脸就有些微微泛红起来。

  庄淑婧从小是在军队长大的,她学来的就是军人的火爆脾气,至于她的职位,在一大军区裏是正军级的职位,这或许在京城裏算不上什么,但她可是庄老爷子的女儿,这可就有些让人不得不顾忌了。

  而从小养成的火爆脾气,也让庄淑婧从小就有了一点目中无人的习惯。
  她本身是有点看不起男人的,在她看来,她一个女人都能凭着本事混到自己现在的这个位置,可那些蠢男人,只知道哄骗女人,根本算不得什么。

  只是,一向如此的她,在看到赤着上身的沈凡的时候,她却俏脸泛起了一抹红晕。

  她天生就是女人,这是毋庸置疑的,而如此年纪的她其实还未成婚。

  不是她不能成婚,追她的至少能排上一个连,原因是她不想结婚,所以她对男女之事并没多了解。

  而有男人敢这样光明正大的在她面前不穿衣服的露出上身,这还是她从未见到过的。

  「咦?庄小姐,你好像脸红了。」

  就在这时,沈凡的一句话,如是晴天霹雳的落在庄淑婧的耳中。

  顿时,庄淑婧的娇躯打了一个激灵,紧接着她就以愤怒的目光瞪视沈凡。
  但让沈凡酥了的是,庄淑婧在瞪视她的时候,杏眼桃腮,美眸中有清澈盈盈的水波流转,却彷彿有一抹动人的娇羞,风情妩媚,瞪人的时候别有一番魅惑风味,这让沈凡露出癡醉的表情来。

  一看到沈凡露出癡醉的表情,庄淑婧顿时面怒愠色,道:「你这是什么表情?」
  「没什么表情啊,就觉得庄小姐笑起来真好看。」

  沈凡很诚恳老实的回答。

  而沈凡这般大胆又无赖的回答,让庄淑婧笑也不是,气也不是,最终,庄淑婧冷冷的说道:「你是不是中弹了,如果求我的话,我可以送你去医院。」
  「不了,庄小姐,你也不用装清高了,我自己去医院就行了。」

  沈凡将脱下的白衬衣穿上,黑色的西装搭在了肩上,然后缓缓的站起身。
  沈凡的脸色有些病态般的苍白,他勉强的笑了一笑,道:「好了,庄小姐,只希望下次相见,你不要再用枪指着我的脑袋了,毕竟我也有人权的。」

  说完这句话,只留下错愕的成熟美妇站在那裏,沈凡有些摇晃着走出了卧室。
  而那一干保镖也是看着沈凡走出去,他们看了看庄淑婧,又看了看沈凡,不知道该不该把沈凡擒下。

  但看庄淑婧面无表情,没有给他们指示,他们还是选择了沉默。

  沈凡走出了卧室,刚刚走出别墅,就掏出了手机,然后拨打了一个电话。
  「喂?」

  手机裏传来燕倾城那温柔而又冷漠的声音。

  听到燕倾城的声音,沈凡突然很满足的笑了一下,轻声说道:「是我。」
  「你到哪裏去了,我到处找你了,我刚找人谈好了合作的项目,本来是想找你问问你的意见,你跑哪儿去了?」

  对于沈凡玩消失,燕倾城似乎是有些生气。

  沈凡却是没有任何的生气,反而是听得有些舒服,将燕倾城和庄淑婧相比,沈凡觉得实在她实在是好的太多了。

  「我么,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在哪裏,大院门口见吧,我需要你送我去一趟医院。」

  沈凡淡淡的说道。

  「去医院?为什么?」

  燕倾城疑惑的问道。

  「我中弹了。」

  只说了这么一句,沈凡便挂了电话。

  ……「喂,过来。」

  在卧室裏的庄淑婧,等到沈凡出去了好一会儿,她忽然叫过了近旁的一个保镖。

  这个保镖其实是军队裏的人,也知道庄淑婧的脾气,此时见庄淑婧冷漠无比,又是叫自己过去,反正没什么好事。

  这个保镖心裏发颤,却也只能走过去,很恭敬的说道:「二小姐。」

  「问你一个问题。」

  庄淑婧说道。

  「二小姐,你……你请问就是了。」

  这个保镖有点苦着脸说道。

  「我刚才对那个家伙,是不是很不……温柔?」

  庄淑婧迟疑了一下,终于说出了『温柔』二字。

  「啊?!」

  而这个保镖一听庄淑婧的这问话,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太过惊讶,以至于这么一个『啊』字,都是有些颤抖。

  ……在别墅大院的门口。

  「你这个混蛋,到底跑到哪儿去了!刚才你在电话裏说的是什么意思,你中弹了?切,你唬我的吧!」

  高贵冷傲的御姐,看到了正在大院门口依着的沈凡,怒气沖沖的冲了过来,随即就对沈凡发出一连串的质问!但当她看到脸色煞白的沈凡,却是不由得有些沉默了,然后才小心翼翼而又温柔的问道:「你……该不会……你真的……」
  「对,我中弹了。」

  沈凡勉强一笑,指了指自己的右下腹,道:「子弹打在了这裏,很疼。」
  「很疼?被子弹打中了能不疼么!」

  说完,燕倾城就立即转身而去。

  「喂,你上哪儿去。」

  沈凡叫住她。

  就见燕倾城停顿了一下,然后回过身来,咬牙切齿的对他说道:「还能上哪儿去,当然是开车送你去医院了,不然你死了,我找谁合作去!」

  燕倾城的言语有点粗暴,但沈凡听了之后,却是感到心裏有些温暖。

  「妈的,小爷爱死你了!」

  看到燕倾城远去的背影,沈凡恶狠狠的吐出了这么一句。

  沈凡从来没有想到过,自己会进医院。

  要知道,他可是医生啊。

  可人算不如天算,他是真的进了医院,就在燕倾城狂猛的驾车来到医院之后,沈凡就被几个医生用担架抬到了手术室裏.

  然后,在一个医生的麻醉剂下,沈凡彻底的陷入了昏迷。

  至于昏迷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,沈凡一概不知。

  手术很成功,这要得益于沈凡在来医院之前就给自己封穴,还有绷带的作用,让他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陷入昏迷。

  在到了医院之后,有专业的医生为他取出子弹,所以手术才能很成功的进行。
  「这家伙也不知是怎么搞的,想不到中弹了都能坚持这么久,居然还懂得自己止血。」

  一个男医生在走出手术室后,对走在前面的一个女医生感慨道。

  前面的女医生淡淡的说道:「嗯,这家伙的确是能挨,如果当时因为失血过多陷入昏迷,可能他就会有生命危险,看来他也懂得一点医术。」

  女医生说出自己的推测。

  她穿着三寸的高跟鞋,单单只是后背,让人无法看清其容貌,可她那曼妙而又凹凸有致的性感身材,却是无法让人移开注意力。

  「陈副院长,这个病人中弹,想来应该是有什么刑事案件,我已经报过警了。」
  男医生很想跟她聊起话题,又这样说道。

  她点点头,道:「嗯,你做的很不错。」

  男医生张了张嘴,还想多说什么,就见她抢先说道:「先给他办理住院手续,有没有家属做担保?」

  「有。」

  男医生点头道。

  他想到了送沈凡来医院的燕倾城,顿时就被燕倾城的绝美所折服,一想到燕倾城的美豔,这个男医生心下就有些难耐。

  她点点头,没有再多说什么,在作完手术之后,已经是快深夜了。

  当沈凡幽幽睁开眼的时候,入眼就是一片白花花的天花板,他试着动一下身子,可不由得顿时嘶的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  沈凡知道这是什么原因,所以他很干脆的没动了。

  只是,沈凡立刻感觉到,自己的腿上有一点重,他微微侧头,就看到在自己的腿上枕着一个脑袋,燕倾城正枕在自己的腿上,闭着一双灵动的双眼,长长的睫毛在微微的眨动。

  或许是由于自己刚才动了的缘故,所以燕倾城的上身翻动了一下,顿时,她的一张秀脸就正对着沈凡,让沈凡能细细的打量燕倾城这张美豔绝伦的脸庞。
  燕倾城此时似乎是睡得有些熟了,她那犹若春水的美眸虽然紧紧的闭着,但由于她从晚会的地方送沈凡到医院来根本就没时间去换装和卸妆,以至于她到现在还穿着那件黑色丝质的晚礼服。

  而玉颊则是晶莹粉嫩的娇豔动人,那张美唇微微张着,像是多汁的蜜桃一般,温润鲜红。

  而她侧着身子,胸前的领口就有些微微的鬆动,因此,当沈凡的目光下移,立刻就落到了她的领口之中。

  一条深邃雪白的乳沟曼妙无比,胸前的那两只肉团就像是要即将盛开的花苞一样,透露出大半雪白的轮廓。

  而由于她身体的微微挤压,那两只大肉团也有些微微的变形,以至于那两只大肉团积压在一起的时候,那条深邃雪白的乳沟显得更深,两只丰乳也是显得更为的傲人。

  沈凡一时看的有些口干舌燥,当他的目光再往下移去,看到了燕倾城那性感而又动人的小蛮腰,盈盈一握。

  而坐在凳子上的那肥美翘臀则是浑圆丰腴,她的上身笔直,而那美臀将丝质的黑裙撑起,两条光洁笔挺的玉腿错落有致的闭拢在一起,让沈凡看的是口干舌燥。

  「妈的,看得到吃不到啊。」

  沈凡心裏微微的歎息。

  如果自己现在能动的话,那该多好……「卡擦!」

  正在沈凡口干舌燥、想入非非之际,让沈凡意想不到的是,病房门却是突然被推开了。

  随即,从门外就走进来了一个长相甜美而又清纯的女护士。

  女护士的年龄大约二十来岁的样子,模样俏丽,长髮披肩,柔顺的长髮犹如瀑布一样散落于她的香肩之上。

  睫毛弯弯,明亮动人的大眼睛像是宝石般,粉嫩的玉颊犹如瓷器娃娃一样的洁白娇嫩,一张小嘴微微张合,略显青涩而又细腻,有着初春清纯少女的味道。
  她的长相极为甜美,但那身护士装却让沈凡眼睛一看,顿时就移不开了!她穿着的是医院裏夏季的护士套装,因此显得有些单薄,也不只是太热了还是什么缘故,她胸口上的领口张得很开。

  而沈凡的目光一瞄,恰好就能她胸前的两只大馒头,完全不似她这般年龄该有的,那两只大雪兔饱满高耸着,胸口处露出的大片雪白肌肤,让人眼花。
  她的小蛮腰跟柳条儿一样的细嫩,嬴若无骨一般的柔美,而且她的美臀也不似一般少女那般的平仄,而是显得浑圆翘挺,一双美腿显得极为的光洁,散发着象牙一般的娇豔光泽。

  制服诱惑!完全就是OL的制服诱惑啊!沈凡的心裏在吶喊。

  只是,下一刻……「啊?!」

  她像是被惊吓到了一般,忽然就发出一声惊叫,倒是差点把沈凡给吓着了。
  而枕在沈凡大腿上的燕倾城,也被这个甜美护士给吓得立刻醒了过来。
  她睡眼惺忪的左右看了看,随即看到沈凡睁着无辜的大眼睛,那本是万古不化一般的冰冷娇豔的脸庞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,说道:「沈凡,你醒了。」
  「嗯,醒了。」

  沈凡说道:「只不过我醒过来的时候,看你睡着了,不忍心打扰你。」
  「那现在感觉怎么样,还痛不痛?」

  燕倾城略带关切的问道。

  沈凡轻轻摇头,道:「你问的这个问题有点白癡啊,被人打了一枪,你说能不痛么。」

  燕倾城顿时面露尴尬之色,说道:「念在你是病人的份上,我不跟你计较。」
  随即,燕倾城就看向了那个甜美护士,问道:「护士,你来干什么?」
  胡菲菲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她来干什么?对呀,她来干什么?哦,对了。

  「哦,我是来给病人打镇定剂的,不过看到他好像在和你开玩笑,好像并不怕痛,我想这个应该可以免了。」

  胡菲菲看了一眼沈凡,说道。

  燕倾城似乎也赞同胡菲菲的观点,说道:「不错,他皮糙肉厚的,这点痛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,你去下一个病房吧。」

  「哦。」

  胡菲菲哦了一声,但她有点不确定,然后又小声的问道:「真的不需要吗?」
  沈凡有苦说不出来,道:「我看你还是给我打一针吧,免得我待会睡不着。」
  其实,并不是沈凡睡不着,而是此刻的燕倾城时时刻刻都在吸引着他的注意力,他之所以让胡菲菲给自己打一针镇定剂,是想让自己平稳下来。

  听到病人这么说,胡菲菲又哦了一声,然后很快的给沈凡打了一针镇定剂。
  而就在胡菲菲準备走出病房门口的时候,就听到躺在病床上的沈凡说道:「对了,美女护士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。」

  「我么,我叫胡菲菲。」

  胡菲菲转过身来,说道,她的俏脸有一丝晕红悄然爬上玉颊。

  说完之后,胡菲菲就立刻逃一般的出了病房,因为她发现,在沈凡那略带调侃的目光下,她变得有些害羞,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

  病房门被轻轻的关上,沈凡立刻感觉到自己被人盯着很不舒服,随即他看向燕倾城,就见这位高贵冷豔的御姐微微沉着一张脸,冷冷道:「嘿,你倒是挺不错的嘛,都这个时候了还顾着调戏美女,真是色胆包天啊。」

  沈凡则是很有理由,道:「我现在是病人,如果不调节一下气氛的话,会很闷的。你又不是我的女朋友,管我这些做什么。」

  「你……你胡说八道什么呢。」

  在听到「女朋友」三个字的时候,燕倾城的芳心立刻如小鹿一般的砰砰乱跳起来,心扉微乱,俏脸顿时就浮现出火烧般的红晕晚霞,娇媚而又美豔.

  燕倾城只觉得自己圆润的耳根有些火辣辣的滚烫,在商场之中的女强人,此刻害羞起来的时候,很是美豔动人。

  「我没胡说啊,你又不是我女朋友,我调戏美女,又不碍着你什么事。」
  沈凡不依不饶的说道:「话说,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啊?」

  啊?听到沈凡的这个问题,燕倾城顿时就更是神色慌张,玉颊上的红润更是如红潮一般,美豔不可方物。

  燕倾城的玉手暗中抓紧了衣角,她实在没想到沈凡会问这个问题。

  「你……你问这个做什么。」

  燕倾城说道。

  「还能做什么,当然是我喜欢你了,问你有没有男朋友,如果你没有的话,我好追求你啊。」

  沈凡大大咧咧的说道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6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