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双奴】(03-04)作者:垂死老头   另类小说 
字数:4611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双奴(三)

  稍稍等小嬅恢复过来后,拿着小嬅给的钥匙,我直接的走进小嬅家,而恢复过来的小嬅则是乖乖的爬在我脚旁,跟着我在屋里走来走去。

  或许是刚刚的高潮太激烈吧,小嬅一边跟在我脚边,一边轻轻喘气,我则是带着小嬅在家里到处乱走,看到门就开,看到柜子就开,一副自己是一家之主的模样,反而是这个家真正主人的小嬅,却是像条母狗般,赤裸着爬在我身边,吐着舌头学着狗样,看着我翻动她的私物。

  前面也说过,小嬅的奴性深重,在我这样无视人的身份、隐私,彷彿真的被当一条母狗的对待方式,小嬅的喘息声越来越重,时不时便会停下狗爬的动作,双脚并拢想磨蹭肉穴,但每次有这个动作就被我耍一巴掌制止,到后来她就越来越像条发情母狗,边爬边对着我摇动着屁股。

  把小嬅家都逛完一圈后,我大致瞭解了她家里的佈局,其实就是简单的四房一厅,有点大但是没有太夸张,有一间地上铺着胶垫,看起来像是调教室的房间,一间是浴室兼厕所,剩下二间就是卧室和客房了,很普通的住家

  小嬅已经高潮过一次,但我可是憋到现在还未发泄,所以就直接带着小嬅往调教室走去,小嬅一边爬行一边发抖,乍看之下好像很害怕,看到这个样子,我突然蹲下身子,摸了一把她湿答答的肉穴,然后跟小嬅一起看着带着水光微微牵丝的手掌冷笑道:

  「刚刚爽过一次,现在又开始发骚了,你这条母狗真是贱呀。」

  「啊……………」

  听到我羞辱的言语,小嬅一边呻吟一边吐出舌头想要舔我的手,我直接赏她一巴掌后,抓着她的长发,代替狗炼牵着她往调教室走去。

  「汪…汪汪……」

  小嬅母狗一边兴奋的叫着一边被我拖进调教室,调教室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柜子,地上和床上零散的摆着许多道具,从按摩棒到手脚铐都有,连天花板也有安装滑轮,明显小嬅对这地方下了不少心思并且每天都在使用。

  「坐下。」

  听到指令后,小嬅乖乖的摆出屁股及脚掌着地,双脚大大分开,双手则打直的放在肉穴前面的地板上,标准的母狗坐姿,已经变得迷濛的双眼视线一直跟着我的行动,舌头吐出嘴外,呼哈呼哈的喘气,无毛的肉穴上沾满流出的淫汁,水亮水亮的贱样就像在告诉外人她现在发情的多严重。

  放着小嬅在一旁后,我打开柜子,直接就是一惊,眼前的道具规模实在很惊人,看来小嬅跟我说过她玩SM很久的事情并不夸张,快快的找出了需要的道具后,我抓出一条红色的项圈和黑色的手、脚皮铐扔到小嬅面前,直接命令她更换。
  在小嬅换装道具的时候,我自己则是直接在调教房里把衣服脱光,当我的肉棒暴露在装好道具的小嬅眼前时,小嬅脸色发红的紧盯着肉棒,眼里的渴望清楚可见。

  我知道小嬅本身的奴性就是偏好羞辱和被支配,再看她已经把道具换好了,我先是给她两巴掌后,辱骂道:

  「贱货,不懂得规矩吗?」

  「呜……对不起,主人,贱货奴隶小嬅跟主人请安,请主人准许贱货奴隶服侍主人。」

  挨了两巴掌后,小嬅的奴性便被引发出来,五体投地的趴在我面前,卑贱的向我提出请求,在我许可后,便张嘴含住我半硬的肉棒。

  有点奇怪的是,奴性很重的小嬅在口交技术上并不是说很出色,反而有点生硬,但是在吞吐一阵子后,便渐渐熟练起来。

  潮湿温热的口腔包覆着我的肉棒,舌头灵活的在每次吞吐的时候舔弄龟头和龟头周围,原本就兴致很高的肉棒,很快便坚挺的塞满小嬅的小嘴,也让小嬅吞吐肉棒的动作开始困难起来。

  就在小嬅准备吐出肉棒时,我却按住她的脑袋,双手分别抓着小嬅的头发,直接把小嬅的嘴当成肉穴开始抽干。

  「唔…唔唔………呜呜…………呜………………」

  小嬅只能眼睛上翻着,拼命的张大小嘴,承受着我的肉棒对小嘴肉穴的抽干,随着每次的肉棒插入抽出,带出的口水在嘴角变成一小团白沫,多出的口水更从嘴巴沿着下巴滴到地板上,整张嘴就像肉穴一般被干到淫汁四溅的样子。

  虽然看起来很痛苦的模样,但是从肉棒传来的吸力,我就知道小嬅是在享受这样的侵犯快感。

  我也不管小嬅的模样和感受,现在只是在发泄我的欲望而已,虽然各有不同,但是对小嬅来说,对她越是粗暴蛮横,不把她当作人的身份来看,本性犯贱的她越是有快感,所以干到后来,小嬅双手下垂,把自己整个人当成个玩具一样张大着嘴任我干,我原本就憋了快一上午,抓着小嬅的头干了差不多十分钟,

  就在一次又一次深喉时,我突然用力的将整根肉棒捅进小嬅喉咙里,把她的脸紧按在小腹上然后畅快的发射。

  「呜………呜呜……………!」

  小嬅痛苦的挣扎一下后,就熟练的承受我的发射,在肉棒插在嘴里的情况下,吞嚥着我射出的精液,但是我故意在射到一半时抽出肉棒,把剩下的精液喷洒在她脸上。

  「唔…!?」

  可能是没想到我会故意这样做,小嬅张着嘴傻傻的看着我把精液喷洒在她脸上,等我射完后才回过神来,我双手叉着腰,沾满她的唾液还没软掉的肉棒对着小嬅的鼻子,故意用轻藐的口吻说道:

  「真是个贱货。」

  「呜………」

  听到这句羞辱的话,小嬅突然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悲鸣后,整个坐倒在地,从两腿之间流出金黄的液体,房间里也出现尿水的骚臭味。

  「下贱的骚货。」

  虽然惊讶小嬅会失禁,但是我没有放弃这个羞辱的好机会,骂了一句以后,故意像是躲避她尿出的尿一样,直接走到床边坐下,看着摊坐在自己小便上,一脸痴呆模样的小嬅。

               双奴(四)

  在经过一次的发泄后,我稍稍冷静了下来,难得碰到了可以吊挂的地方,我当然不会放过。

  花了点时间把小嬅的道具快速扫过一遍后,我把小嬅的双手双脚对折,分别套上肉色丝袜后,再用保鲜膜和透明胶带,把小嬅的手脚层层包裹起来,乍看之下就像身体的四肢被切成肉柱般的样子。

  接着用找到的马甲把小嬅的腰部勒到最紧,强迫让小嬅打直身子而无法动弹后,再用绳子把小嬅的身体捆起来,除了特别凸出小嬅的乳房外,另外加固小嬅的肩膀、腰、股间的部位后,把小嬅面朝下的吊在半空。

  小嬅下垂的四肢用绳子穿过手肘和膝盖间的缝隙后,往下吊在我从浴室搬来的水桶上,装满水的水桶摆在小嬅身体正下方的地上,到这一步时,小嬅就变成了浮在空中的肉块。

  光只是弄成肉块的造型,小嬅的淫水就已经湿到从小穴往下滴,一双眼睛朦胧龙的,嘴巴微张,任由口水顺着嘴巴滴下,一副发情痴女的模样。

  但这副模样在我把灌肠用的假阳具对准她的肛门时,小嬅就开始有点惊恐了
  「等……请等一………一一一一一一一一!!!!!!!」

  在小嬅刚要说什么时,我按着润滑好的假阳具,尖端突破她的屁眼便一路插到底,把小嬅原本要发出的声音变成像是卡住的呻吟声,小嬅的身体整个往后弓起,但是被水桶的重量拉着,让她像是小时后的飞天猴童玩一般,只能在两条绳子中央微微晃动,身体激烈颤抖着,两眼翻白,舌头吐出,像遭到电击一般。
  在小嬅失神的状态下,我走到她面前,捏着她的脸颊,她双眼虽然看着我但是完全没有焦距,我看着她轻蔑的说道:

  「连屁眼都是扩张好的,还想要装淑女,发骚的肉块还不安分。」

  「唔……」

  在小嬅想要说什么前,我把早上的那条塞进她嘴里,再拿了一颗宠物用的泡棉球堵住她嘴巴,让她只能发出唔唔声后,我回到她身后,拿着一颗灌肠用的加压球,组合上去后,直接从地上的水桶里把冷水打进小嬅的屁股里。

  「唔……唔唔………唔唔…唔唔唔唔唔唔……………」

  在灌肠的过程中,小嬅不断的发出叫声,随着灌进去的液体越来越多,小嬅的叫声开始带哭声,我一直加压到水桶里的水再也打不进去她屁股时才停下,这时的小嬅已经满身大汗,脑袋跟无力的下垂着,我抓着她的头发往上拉后,入目的是小嬅已经散乱的眼神和眼泪、鼻水、口水遍佈的脸蛋。

  「这样子才像是个骚肉块的表情。」

  听到我满意的话,小嬅除了颤抖一下,没有其他的反应,像是已经被玩坏的玩具一般,我自顾自的玩弄完,便继续拿出接着的道具,当小嬅看到其中一根弯曲的铁钩时,原本已经散乱的眼神变得慌乱起来。

  「唉啊啊,你以为我没有看出来那个假阳具是改造的吗?」

  我在小嬅有点惊慌的眼神下,站在她的面前,将铁钩弯曲的尖端,对准肛门的假阳具底部,然后将铁钩较细的前端部分挤进阳具中,早已插到底的假阳具挤压着灌满水的肛门,弄得小嬅惨哼连连。

  等到铁钩前端完全塞进阳具后,就变成了一个塞满小嬅肛门的肛门钩,趁小嬅还没缓过去气来,我快速的给小嬅戴上眼罩后装上鼻钩组,秀气的鼻子被拉成母猪鼻,噗嗤噗嗤的喷出热气,吹到我的肉棒上,让已经射过一次的肉棒再次勃起,拍打着小嬅的脸蛋。

  我站在小嬅的脸前,拿着绳子伸手把鼻钩和肛门钩连在一起,过程中勃起的肉棒贴着小嬅的脸、鼻子、嘴巴磨蹭,当我把鼻钩、肛门钩绑好后,坚挺的肉棒上佈满了小嬅的口水、鼻水、眼泪,淫秽又凶恶。

  而因为被肛门钩和鼻钩控制着,小嬅不得不抬高脸对着我,只要稍微往下低头,肛门钩就会拉扯肉棒,鼻钩也会拉扯鼻子,这样子不断的刺激自己的肛门和脸。

  我短短欣赏一下小嬅的丑态后,取下小嬅的嘴巴的堵口球和里面的袜子,在小嬅稍微喘过气后,又拿了一个双头龙式的口塞塞进她嘴里,然后把满是她口水的内裤戴到她脸上。

  原本长相清秀标志、身材姣好的小嬅,这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卡在半空,屁眼上插着肛门钩,屁股里灌满水,脸上带着鼻钩,蒙着眼嘴里插着双头龙,顶着满是自己口水内裤的肮髒肉块。

  整治到现在,已经变成肉块的小嬅只剩下从母猪鼻喘气的声音,她的小穴不断的滴下淫汁,像在替已经失去功能的嘴巴发出恳求。

  我握着沾满小嬅脸孔液体的肉棒,对着小嬅的肉穴一捅而入,悬在半空的小嬅被撞得往前凸出又被绳子和水桶的重量拉回来,就像弹力球一样弹出去后又被拉回来,不断撞击我的肉棒,看上去就像飢渴的小嬅在自己撞击我的肉棒。
  事实上,小嬅这时候已经被改造成肉块的羞辱感,刺激得神智不清,当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来回拉扯,抽干肉棒时,小嬅已经不知道在想什么了,我从她紧紧夹着我肉棒的肉穴就知道,这个贱货已经爽到什么都不管了。

  「你这烂货、贱货,被弄成这样也能爽是吧?你根本就不配当人,只是下贱的肉块。」

  不断骂出羞辱的词句,我一边大力的拍打小嬅小巧饱满的臀瓣,把那原本雪白的肉块打成一片通红,肉块小嬅根本无力反抗,只能发出粗重的鼻音,但她的肉穴却随着每次的拍打、每次的辱骂而缩紧,让我知道她正陶醉其中。

  在辱骂、拍打、撞击的声响中,我不知干了多久后,小嬅先达到高潮,一声粗重的鼻音后,小嬅肉穴紧紧夹着我的肉棒,一股热烫的液体沖打我的龟头,刺激的我跟着大叫一声,在小嬅肉穴中射出我的精液。

  当我喘着气拔肉棒后,吊在半空的小嬅颤抖着身体,从被干出一个小洞的肉穴里流出白浊的精液,夹带着她今天第三次的小便,滴落到地板上,小嬅本人也无力维持自己的姿势,脑袋任由鼻钩拉扯着,只从母猪鼻中发出急促又细微的呼吸声………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之后我把小嬅解开,由於一口气泄了三次,其中的一次还是吊挂着重度拘束又不断刺激的状态,小嬅整个人都软倒在地板上,但不要我解开道具,只说让她带着道具休息,等休息好后,她可以自己解开。

  因为她还没告诉她老公她被调教的事情,所以我也不打算逗留,在小嬅挣扎着摆出的奴隶姿势目送下,我自己离开了,这次的调教本身就比较突然,之后会不会再次调教我也说不准。

  但是小嬅那虚弱无力又满足无比的眼神,下流卑贱的表现都让我很满意,这时觉得就算之后没调了也没亏,所以也没有太失落。

  只是回到家痛快的睡一觉后,醒来就看到小嬅的讯息,希望我明天能再次拜访她家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